• 網上招聘 交錢就能“錄用” 謹防黑職介陷進

    日期:2020-02-15    瀏覽次數112

    春節剛過,許多務工人員和大學生已來到深圳找工作,迎來又一輪的求職熱潮。

    求職者阿明(化名)就是這些谘詢者中的一位。他在網上投了一份簡曆,沒想到收到一位自稱經理的許小姐打來的電話,要求他去麵試,他感到疑點重重。記者就此進行了調查,發現許小姐在網上發布了不少招工信息,都是一些對應聘者條件要求低、待遇卻很高的職位,讓求職者看了怦然心動。可招工信息中提到的多個企業,經記者了解卻在工商部門沒有登記記錄。連日來,記者陪同阿明應聘,並假扮求職者進行暗訪,兩次應聘的地點卻不是網上招聘廣告上的公司。阿明懷疑許小姐一夥人在設招工騙局誘人上當,收取登記費及押金。

    網上招聘疑點重重

    阿明在求職中遇到不少困惑,一連串的疑問在他的腦海裏打轉。今年24歲的阿明是一名大酒店的普通廚師,工作幾年後積累了一定的經驗。在新年想換一個環境,到一家規模相對小一點的酒店當餐廳主管。他在某人才網上看到一則招聘信息,有一家酒店在招人,就投了一份簡曆。

    2月3日中午11時,阿明接到一個電話。是一位自稱許小姐的人打來的。她說:“我是深圳某太太休閑會所的,你是不是給我們投了一份簡曆?”阿明當時有點摸不著頭腦,自己什麽時候給這家休閑會所投了簡曆了呢?

    阿明問許小姐:“你是不是人力資源部的?”這位許小姐一聽支支吾吾起來。阿明又跟許小姐說了一些關於餐廳的事,可許小姐對這些更是一竅不通。阿明感覺在跟一位外行在說話。不料許小姐對他說:“你到羅湖火車站的香格裏拉酒店旁邊,我們有公開的招聘會,有大量的崗位,你到了就打我的手機1392387××××。”這時阿明從電話中聽到,還有一個人在說“在巴丁街也有招聘會”,阿明就對她說:“我的家離巴丁街近一點,那我就到那兒吧!”

    許小姐也不堅持,就說從中午12時起到下午5時是招聘時間,讓阿明到了巴丁街就打她的手機。阿明覺得這件事疑點重重:他沒給這家公司投簡曆,為什麽許小姐會跟他聯係?難道是他本人掛在網上的簡曆,讓許小姐格外感興趣?既然她對他搞餐飲的經曆感興趣,為什麽連一點餐飲的常識都不知道呢?這位許小姐是負責招聘的,怎麽連人力資源部這樣的名詞都一無所知?如果她以公司的名義招聘,為什麽總讓應聘者打她的個人手機而不是座機呢?……

    現場麵試一進門就要收登記費

    2月3日下午3時,記者陪同阿明一起去應聘。阿明來到巴丁街,打通許小姐的電話後,她讓阿明到巴丁街一酒城裏找高經理麵試。

    記者假扮阿明的親戚陪他前往。阿明走進酒城大門向前台詢問,隻見該服務人員沒問阿明有什麽事,就轉頭對旁邊的人說,來麵試的。記者當時就感到奇怪:還沒說明來意,她們怎麽就知道是來麵試的呢?

    服務人員帶著記者和阿明先到大廳坐下。記者發現,大廳裏都是比較破舊的黑沙發,由於還沒營業,人很少。一名男子來登記了阿明的身份證號後離開。過了2分鍾左右,一位自稱為“高經理”的女子帶著記者與阿明進入一個包房,阿明稱想應聘經理助理,問要什麽條件,該名女子說:“沒什麽要求,也不需要經驗,有人會帶你。你隻需要交50元的報名費,每個月3000元工資,包吃住。”記者和阿明對經理助理這個薪水不錯的崗位不需要任何要求感覺非常奇怪,就多問了幾句,誰知這名女子十分不耐煩地說:“50元現在交,馬上填表,沒有填表怎麽上報?”因為記者和阿明遲遲不交50元報名費,最後,記者與阿明幾乎是被這名高經理吼出大廳的。

    記者調查

    多名求職者被索要押金

    記者決定假扮求職者去麵試,再探個究竟。於是,記者在百度網上搜索出了許小姐的相關資料,發現她自稱是香宮皇後國際俱樂部的招聘聯係人。3日晚,記者給她打電話,稱想要應聘香宮皇後國際俱樂部的調酒師職位。許小姐在問了記者的年齡與身高後,表示適合該職位,可以來麵試,並約定2月4日中午12時到下午5時之間,記者到了羅湖火車站後再電話聯係。

    網上顯示香宮皇後國際俱樂部在香格裏拉酒店旁1至9樓,地址不清。昨天中午12時許,記者到了香格裏拉酒店大門口就給許小姐打電話,打聽地址到底在哪裏?沒想到,許小姐此時卻讓記者到建設路一棟綜合性商業大樓再和她聯係。

    到了目的地,記者又撥打許小姐的電話,手機卻無法接通。於是,記者又撥打另一個在網上查到的、聲稱也是許小姐的手機號碼。撥通後,對方要求上到樓內的卡拉OK夜總會,一名穿黃色套裝的前台服務小姐要求記者登記身份證號碼和電話號碼的後4位數,以及記者所聯係招聘人的電話號碼的後4位數字。

    服務人員把記者帶進夜總會。過了10分鍾左右,一名約30歲穿黑色套裙的女子,自稱為許經理,把記者帶進一間包房。當記者問是否也可以應聘文員時,許小姐說,由於文員屬於公司的管理層,所以應聘文員需要交1800元的押金。而原先應聘的調酒學徒的職位,隻要交50元的報名費。她說:“一旦錄用,我們公司將包吃包住,底薪為1800元,外加提成。而且我們將會對你們新人進行免費培訓。”

    當記者把50元交上後,該名女子拿出一張夜總會員工入職表,叮囑記者仔細填上。當記者問道:“我應聘的不是香宮皇後酒店嗎?為什麽填的是這家夜總會員工入職表?應聘地點又是這裏?”許小姐說:“你想到香宮皇後酒店上班也可以啊,我們有幾個娛樂場館,因為老板覺得這裏地勢好,靠近火車站,交通便利,就把這裏設為總部。”

    走出大廳後,記者想向許小姐索要收費票據,一邊撥打許小姐的電話一邊又走進大廳。令記者十分驚奇的是,在和電話裏的“許小姐”通話時,剛才麵試記者的許經理竟然右手拿著未通話的手機從一個包房裏走出來!難道網上發布信息的“許小姐”至少是兩個人的代稱?記者見狀馬上掛掉電話,再次向麵試的許經理索要收據。這位許小姐馬上拉下臉來說:“我們夜場是沒有收據的!”最後,拿不到收據的記者隻好離開了夜總會。

    在夜總會門口,記者看到陸續有招聘者從裏麵出來。在一個小時內,記者發現這裏竟接待了十來個應聘者。記者采訪其中5名應聘者。得知當中有應聘司機的,有應聘DJ的,還有應聘男公關的,均被要求收取100到3000元不等的押金。其中4人認為有可疑,沒有交錢,他們說:“如果工作後發現情況不對,再去討回各種押金,由於沒合同和收據,就擔心對方不認賬。”隻有一個涉世未深的應聘者交了500元押金。

    記者采訪了在該夜總會附近工作的一名店員。他隻是說:“這裏一年到頭天天在招聘,想去找工作最好放聰明點,以免白花錢。”

    記者在網上查詢並到工商部門了解發現——

    “招聘”企業

    多無登記

    許小姐究竟是一個怎麽樣的人?記者在百度網上輸入其電話,發現有2100多條招工信息。據不完全統計,由許小姐擔任聯係人的企業有多家。招聘廣告上的信息很誘人。這些企業到底是怎麽樣的?

    如羅馬××大酒店的廣告在網上信息大致是這樣的:羅馬××大酒店係大型港貴(估計是寫錯字,“貴”疑為“資”字)企業金威娛樂集團公司直屬企業。隻要你是服務人才,全心為我們工作,我們按小時支付豐厚現金!該酒店提供的職位有調酒學徒、包房歌手、情感陪護、伴遊司機、高級男女公關等22個崗位。對應聘者的要求不高,收入卻很高。如夜總會公關,隻要求形象好,氣質佳,溝通能力強,能夠接受挑戰性工作,思想前衛,有無經驗均可,免費培訓,月薪4萬元以上,高薪日結小費。網上的資料顯示羅馬某某大酒店在羅湖冶金大廈,究竟有沒有這個地方?

    昨天早上,記者先來到了冶金大廈旁,仔細觀察了是否有羅馬××大酒店的蹤跡。隻見在冶金大廈的右邊是集浩大廈與中國稅務局。冶金大廈後麵與對麵都是住宅區。沿著冶金大廈往左走,也沒發現酒店的蹤跡。

    隨後,記者走進冶金大廈裏的東方賓館,向前台服務員詢問羅馬××大酒店在何處。該名工作人員說,她在這裏工作了那麽久,從沒有發現附近有這麽個酒店。記者又采訪多人,但沒有一個人知道有這家酒店。記者向“114”台查詢,隻查到在布吉有一家羅馬××夜總會。

    由於網上聲稱許小姐擔任聯絡人的企業有多家,主要有羅馬××大酒店、深圳市港澳女子國際俱樂部、深圳玫瑰麗人休閑會所、深圳市香宮皇後國際俱樂部等,地址都在羅湖。記者在市工商局的網站檢索,發現隻有羅馬××酒店管理公司有登記記錄。為了謹慎起見,昨天上午記者來到羅湖區工商局的登記注冊大廳,在9號窗口找工作人員查索,則發現沒有這4家企業的工商注冊登記。

    網上招聘的企業和實際麵試的地點不一致,據了解,許小姐的答複這些企業均是集團公司旗下的一個子公司。會不會這5個企業都是金威娛樂集團公司屬下的?但工作人員告知記者金威娛樂集團公司也沒有工商注冊登記記錄。

    難道許小姐及其同伴網上虛擬企業招聘誘人上鉤騙錢?記者將繼續追蹤調查。